• >
主页 > 工作总结 >
工作总结
胡富国离晋赴京数万人车站相送胡含泪:我最后死还要回到山西
发布日期:2022-08-05 0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九十年代末,胡富国离开山西被调往北京,数万人在车站相送,胡富国含泪说道:我最后死还要回到山西!

  2017年一条“老省委书记胡富国回来了”的视频在山西人朋友圈热传,一个操着山西口音的老头,精神矍铄,穿着白衬衫、黑布鞋,和众人围坐在村民家门口的水泥台上,给乡亲们倒酒、散烟。

  胡富国,是深受山西人们爱戴的好省长,距离1999年他离开山西,已经有差不多二十年了。

  1999年6月的这一天,对全国人民来说,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。

  但是对于山西人民来说,却是一个大日子,因为他们敬爱的省长要离开山西去京赴任了!

  一辆大巴车,从山西省委省政府的院子缓缓开了出来,车上坐着的,就是要离晋去京的胡富国。

  之间院子门口十米开外,围着一圈又一圈乌泱泱的百姓,胡富国打开了车窗,小半个身子往外倾斜,伸手和街边的人民挥手作别。

  “再见了,好好好……一生平安,再见。”百姓们大声对胡富国说着不舍的话,胡富国一路回复,没有停过。

  在去火车站的一路上,人们含泪望着胡富国所坐的车辆,路上的车都暂时停了下来,人们从车里走出来为胡富国送行,胡富国也是眼含热泪。

  “再见了,再见了啊!不要送了啊!谢谢,再见!”这是胡富国一路上说得最多的话,人民舍不得这位为民服务的省长,胡富国也舍不得山西这些质朴的百姓。

  在太原火车站,此时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山西人民翘首以盼,等待着的到来。

  鼓掌的声音响彻太原火车站的上空,山西的父老乡亲们,用他们最为朴实的语言和行动,向这位好官表达着他们的想念与感谢。

  在与百姓们握过手之后,胡富国又被簇拥着回到了车上,火车站已经被几万名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围得水泄不通,胡富国一时无法离开。

  回到车上之后,胡富国打开车窗,站在车里将大半个身子都往外,抬起双手向更多的老百姓致意。

  胡富国此时已经哽咽,眼含热泪,被前来送行的乡亲们感动,他突然开口大声地对乡亲们说:“同志们啊,我最后死还得回到山西,再见!再见!”

  胡富国说完话,下面的百姓一片沸腾,大家都呼喊着围了上来,一时之间,百姓的热情使得汽车几乎无法前行。

  身边的工作人员为胡富国递上了一个扩音喇叭,胡富国一只手扶着车内的座椅,一只手拿着喇叭,大半个身子伸出车窗,对大家说:“同志们再见啦!希望你们,要在主席的领导下把山西搞得更好!祝父老乡亲们长寿幸福!”

  到地方了,胡富国慢慢下了车,群众们依然围得水泄不通,他们将胡富国围住,只希望能够再一次聆听胡富国的讲话。

  胡富国拿起高音喇叭,站到了高处,“同志们!父老乡亲们!我要说两句话!党的工作需要,党中央调我到北京工作,完全是从山西根本利益出发……”

  “党中央对山西革命老区人民,非常地关心。同志们,我工作八年,父老乡亲对我的关心,对我的支持,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!”

  胡富国继续说道,“同志们,遗憾的是,老百姓对我的信任,我对老百姓办的事情还很不够,还没有脱离困难,走出困难下岗职工还是困难的,好多农民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,还存在着不少的问题。”

  “这些问题都是我个人负责,我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,将功补过!为党、为人民作出贡献!希望同志们,一定要拥护党中央的决定!”

  最后,胡富国说,“祝你们全家幸福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大家!我临死也忘不了大家!同志们好!”

  “好!”一眼望去,这太原火车站根本看不到头,全都是前来送行的百姓,人们高举双手,全部都沉浸在胡富国的鼓舞中。

  “我一定会满足大家的要求,常回家看看!我生在山西,长在山西六十多个春秋,我一定不辜负父老乡亲对我的信任,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,还有几年的时间,仍然保持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把生命献给党、献给人民!祝同志们好!”

  胡富国还是要走了,但是就连火车站的站台上,都挤满了前来送行的百姓,水泄不通。

  听说胡富国要离开山西了,八位烈士的家属也赶了过来,他们纷纷紧紧地握住胡富国的手,诉说着他调任离开山西他们有多么不舍。

  到了中午,在饭桌上,胡富国拿出了早就让女儿准备好的五千元钱,给每一位烈士家属都封了红包。

  胡富国在山西八个年头,经手修建了太旧高速路、引黄入晋水利枢纽、阳城发电厂三大工程,被山西的父老乡亲称为“地上、地下、空中三条大通道”。

  为了能够让太旧公路顺利进行下去,解决资金缺口的问题,山西省开始了捐款活动。

  山西人民知道,修建太旧公路是为了发展经济,是为了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,于是,百姓们也齐心协力,一心想要快点捐齐资金,快点开工,当时山西3000万百姓纷纷捐款捐物,一下子筹了两亿多元!

  5 万人先后苦战 3 年,终于在1996 年 6 月建成了山西第一条高速公路,这也是全国第一条山区高速公路!

  修太旧公路的3年里,胡富国常在下了班后去工地上看看。有一年春节,他从北京请了山西老乡郭兰英等,到工地上慰问演出。数千名工人一齐喊:“,唱一个!”

  胡富国说,我不会唱歌。工人们不依不饶,掌声经久不息。胡富国高兴,说:“唱歌我的确不会,太旧高速修成后,我给你们唱戏!”

  在太旧高速路完工后举行的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上,胡富国竟然真的登台,亲自唱了一出山西上党梆子。

  以往有演出,都是领导坐在台下的,何曾见过省委书记上台给工人演戏?工人们把巴掌都拍红了。有些工人看着笑着,都落泪了。

  为了早一点修好这条路,在那个年代,山西的百姓们省吃俭用,将身上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几十块钱,也要捐给太旧公路。

  有的实在没有钱,便拿上家里养的家禽、拉上猪和羊,抱着红枣、摊上白面,送到工地,给辛苦工作的工人们加餐。

  还有那些实在也没有钱也没有吃的的家庭,他们就自愿到工地来干活,义务修路,不求任何回报,一分钱都不不要,勤勤恳恳赶上好几个月。

  “忻州公路局27岁的工人刘玉亭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‘快,快给我打一针,工地上需要我!”他去世后,妻子拖着一个1岁多的孩子,将辛苦收获的玉米卖了230元钱给我寄来,一定要捐给太旧路。她在信中说:,230元您千万别嫌少,这是玉亭、我和孩子的一点心意……”。

  他被这些普通百姓可歌可泣的真情和壮举而感动,他为我们党拥有这么好的人民而自豪。

  太旧公路的建成,不是胡富国一个人的功劳,是老百姓们全力支持、帮助、万众一心才取得的成就。

  胡富国知道,要想富只有先搞好基础建设,但是想要山区脱贫,人才也是关键的。

  1992年胡富国刚刚调任为山西省代省长,在山西省到处考察,要离开临县桥峁村时,天色已晚,工作人员担心他过度疲劳,都劝他早点回县城休息,可胡富国说什么也不肯,一定要去看看村里的小学校。

  这是怎样的一所学校啊!胡富国走进那十来平方米的昏暗窑洞时,几乎惊呆了——二十来个学生坐在木板搭成的课桌前,有的在听课,有的在写作业。

  “这里条件太差,只好搞复式教学。”村长介绍说,“三个年级的孩子得挤在一起,老师给一个年级上课,另外两个年级写作业。”

  一阵酸楚涌上胡富国心头,他怎么也没想到,解放40多年了,孩子还在这种条件下学习。

  走出窑洞,他急切地对临县领导说,我们经济再困难,也不能苦了孩子,也要尽快把这所学校改造好。

  两天后,胡富国在临县现场办公会上,当场拍板,由省里给临县增拨50万元教育经费。

  后来他又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,决定三年内拨款1.4亿元,用于改善全省贫困地区中小学办学条件。

  1993年元旦刚过,胡富国收到了临县桥峁村全体村民小学生写来的热情洋溢的信。

  信中说,他离开临县的第三天,县长郭海亮就把2万元经费送到了桥峁村小学,并对整修校舍作了具体安排。

  所有人都是盼着孩子们能够有更好的学习环境,从前是没有钱,胡富国能够想到他们,临县的县长很是感动,有了钱,他就可以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条件了。

  乡亲们像战争年代支援八路军一样,一针一线地为胡省长做了一双布鞋,并在鞋垫上绣上“上台阶,奔小康”6个字。

  孩子们还表示,一定不辜负胡爷爷的厚爱,努力学习,掌握本领,将来把家乡建设好。

  深夜,胡富国在灯下读着这充满浓浓乡情的山乡来信,看着这饱含乡亲们深情厚意的布鞋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  他又从自已工资中拿出200元,到商店给每个孩子买了一本笔记本和一支铅笔,并在每个笔记本的扉页上一一亲笔写上“努力学习,早日成材”八个字。

  1993年新春佳节过后的一个晚上,胡富国像往常一样伏案批阅文件,一个17岁男孩的来信引起了他的注意:

  1月21日,临猗县公安局局长的儿子骑摩托车通过菜市场时,撞翻了这位男孩和他47岁父亲经营的菜摊,双方发生争执和扭打,后来公安局长利用职权,以“菜霸”为由,将男孩及其父亲抓进了行政拘留所。

  本来这就是一桩冤案、错案,但苦于那位公安局长的势力太大,有人包庇,下面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后来看到胡富国这样坚定的态度,大家也都有了查出真相的信心,随后便立即成立了联合调查组,从省里到市里,大家都是一条心,努力将这个案子查得水落石出,还男孩一家一个公道。

  这个案件当时闹得很大,当地的百姓也很关注,大家都盼望着能够早日查清真相,将坏人绳之以法。

  所以当时联合调查组在民间的走访、调查,进行得很顺利,多亏了百姓们的配合,才能够扎实取证,将徇私枉法的人员捉拿归案。

  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先后4次开庭,公开审理震惊全省城乡的“1.21人命案”,犯有徇私舞弊罪的临猗县公安局局长宁海德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其他11名被告也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其中两名主要罪犯被判处死刑。

  当地群众一致拍手称快,这个省长为民作主的故事很快传遍了三晋大地,那个小男孩的妈妈流着泪称赞胡省长是“胡青天”。

  有一年5月,胡富国到晋中察看灾情,晚上当地有意安排他与群众同看一段包公戏。

  离开山西几年后,有一次胡富国和常根秀来到平遥。胡富国怕人认出,还特地戴了副墨镜。

  在城墙下,几个三轮车夫觉得此人面熟,问:“你是不是?”胡富国不得不摘掉墨镜,这时,周围的百姓哗地全围了过来。

  他们全是胡富国的粉丝,围着说个不停,把一条街堵得满满的,还有人兴奋地鼓掌,高喊:“,常回家看看!”

  听说要上城墙,他们又不由分说,把三轮车抬上了城墙,要让和常根坐他们的车,在城墙上转一圈。

  《长子县志》——《当代人物事迹 农民的儿子 人民的省长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